男人真累

    |     2009年3月4日   |   断章取义   |     0 条评论   |    163

   最近的心理咨询多以高考生的心理调试为主,因此常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父母,平时为学生咨询,一般都是母亲打来电话,或母亲陪伴着孩子,而临近大考,父亲才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,抽出宝贵的时间陪孩子来听听专家的意见。

    当这些夫妻坐在我对面时,一般都会出现相同的场面——母亲一边认真地询问,一边仔细倾听,还有的母亲掏出本子来记笔记,甚至有的要录音。相比之下,这些父亲却一个个绷着脸,说不上是若有所思还是不屑一顾,他们的话很少,交流中可以强烈地体会到他们浑身散发出的那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

    我曾试图去“品尝”这股味道,于是壮着胆子去问一位父亲:“您平时与孩子交流得多吗?是不是平时比较忙,现在高考阶段,多陪陪她吧,对女儿来说,父爱亲情就好比是可以依赖的大树……”

    这位父亲目光中流露出一种迷茫、冷淡、不屑、审视、怀疑与无奈,妻子拍了他一下,“你听见专家说了吗?平时你就知道忙呀忙的,现在知道了吧,女儿功课上不去,跟你的忽视有关……”

    “你胡说什么?她学习不上进跟我有什么关系?你不说她不自觉,倒把责任推到我身上,真是……”这位父亲瞟了她一眼,余光扫过我,让我感觉到他的敲山震虎,和杀鸡儆猴。我明白了,其实他这句话是对我说的,他的第一反应不是为女儿的心理问题找根源,而是维护自己的尊严。如果周围的空气让他感到面子受到威胁,那么任凭你什么专家、心理学、高考、协助……所有的都不重要了,我想,这也许就是战争的起因吧?

    一位电视台的朋友对我说:“没有一个男人不想当皇帝,如果在家当不成,就在外面当,如果在外面当不成,就在家当,反正,他的第一需求就是作皇帝!”在此,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 这些为子女来做心理咨询的父母来自各行各业,但多半是知识分子,更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是:所有的预约电话都是母亲打来的,所有的父亲几乎都是被妻子拉着来到咨询室,硬按在座位上的。我不好说他们对心理咨询怀有敌意和疑心,但不情愿是肯定的,特别是年纪稍长的男人,和那些活得比较失败的男人,在面对咨询师时就更显得别扭。

    有位长者告诉我,“当一个男人坐在你对面向你讨教心理问题时,除非他是真的感觉到自己的问题非解决不可了,否则,他在跟你交流的同时,特别是旁边有女人的时候,他一定带有敌意,因为这是男人的攀比心,如果你比他年轻,但比他成功,那么你就要特别小心,就算他不会害你,也希望看到你和笑话,所以,你不要给比你年长的男人上课,就算他被迫听了你的课,记住,下课后一定要拜他为师……”

    哦,我明白了,我看上去不够老。这是一种定势:专家看上去一定是那种头上白毛,中间没毛,戴着眼镜,提着书包,而这一切最好配予西装革履,否则,你就要是那种鹤发童颜的仙翁。我明白了,难怪孔明不出山,难怪关羽、张飞信不过他。难怪曹操会败在周瑜手下,哦,原来男人那么习惯以年龄和标签定能力,这可能就是那句“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”的典故吧。

    可我也写过八本书,上过电视和广播,也成功地治疗了许多案主了呀,就算我不拿这些标签来取悦他们,也总说明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娃娃吧?可他们为什么就那么不屑呢?

    长者回答我说:“他们可能认为你只会照本宣科或纸上谈兵,认为你没有实践经验。”

    “如果事实证明我有经验呢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那么就要找出你的理论知识不够。”他说。

    “如果我样样都让他们找不到毛病呢?”我有点存心对问。

    长者笑笑,“对于中国人来说,如果躲不开你,那就只能消灭你了!”

    “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?”我问。

    他笑笑,“你看康熙皇帝,为了保全江山会把女儿嫁到匈奴,他既是男人又是皇帝,为了自己的大家和尊严,他会把儿女私情放在一边,那些父亲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 通过这番简短的对话我悟出:男人都在试图寻找对方的弱点,正像上述那位朋友所道,都在为自己是皇帝找证据,那么如果对方高于自己,这个梦想就会破灭,为此,他也只能远离或干掉对手,无论通过什么方式,都是在维护所谓的尊严。而且,越是自卑的男人,就越怕被别人发现,因此,固执与自卑同义,否则,天下做大事者,为什么都那么谦卑呢?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男人真累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heidong.net/78.html

噢!评论已关闭。